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杨维祯、倪瓒的生平简介
[ 录入者:章草 | 时间:2010-02-22 10:46:39 | 作者:范功 | 来源: | 浏览:2786次 ]
一、杨维祯
    作为元末东南艺坛领袖的杨维祯,其人生充满了苦涩、矛盾,更不乏传奇般的经历。杨维祯,字廉夫,初号梅花道人,又号铁崖,铁笛道人,铁心道人,铁龙道人,抱遗道人,晚年号东维子。浙江会稽人。生于元成宗元贞二年(1296)一个书香之家,卒于明太祖洪武三年(1370)。青年时期,其父曾“为其筑万卷楼于铁崖山中,使读书楼上。惧性弗领易怠,去梯,辘护传食。积五年,贯穿经史百家。”后于泰定四年(1327)中进士。杨维祯任天台尹时,因猖直件物的个性,十年不调。至元五年(1339),因父忧还乡。之后,至杭州补官不果,便浪迹钱塘、吴兴、姑苏、昆山、松江诸地,以授学为生。期间,会朝廷修宋、辽、金三朝史。书成,上《正统辩》,总裁官欧阳玄读后爱其才,荐之不果。至正十年,以同年友荐杭州四务提举,后转建德路总管府推官,提江西儒学提举,未及上任,适逢元末农民起义爆发,避地富春山,徙钱塘。杨维祯曾经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统治现实、诚心效忠皇权,但最终遭受挫折和冷遇,再加战乱,怀才不遇的他方对政治退避三舍而后隐逸。杨维祯晚年所作《感诗》一首,写尽了其胸怀大志却欲仕不能的感慨:“壮志凌云气食牛,少年何事苦淹留?狂歌鸣凤聊自慰,旧学屠龙良已休。台阁故人俱屏迹,间阎小子尽封侯。愁来按剑南楼坐,寥落江山万里愁。”少年时的凌云壮志已被销蚀殆尽,所学屠龙术束之高阁,姑且高唱凤歌徒以自慰;哀叹时代不古欲再有一番作为却是青春不再时代更替;面对江山万里,剩下的只是茫茫愁绪,可谓“眼中依旧青常在,鬓上光阴绿不回。”(杜甫句)儒家政治理想与社会现实呈现出巨大的反差,使杨维祯的心中充满了无奈与悲愤。他“有个性与才华,也总在寻找从政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得到上天的赐予”。在《正统辨》之后,“杨维祯终于得到了某种省悟,他去了浙西,摘去乌纱,脱了官服”。传统的文学人生既然不能兼济天下,那就独善其身吧。先秦时期孔子的“道不行,乘俘浮于海”是儒家对隐逸的反映,杨维祯究竟未能脱离这个大方向。之后,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他始终保持头脑清醒和儒家的操守。
    张士诚据吴后,于至正十八年(1358),慕其名,“累招之”,杨维祯决意不仕。据都穆《南壕诗话》记载:
    “张士诚据有吴中,东南名士多往往依之。不可致者,惟杨康夫一人。士诚无以为计,一日闻其来吴,使人要于路,廉夫不得已,乃一至宾贤馆中。时元主方以龙衣御酒赐士诚,士诚闻康夫至,甚悦,即命饮以御酒。酒未半,廉夫作诗云:‘江南岁岁烽烟起,海上年年御酒来。如此烽烟如此酒,老夫怀抱几时开?’士诚得诗,知廉夫不可屈,不强留也。”之后,他徙居松江,筑玄圃蓬台,“海内给绅大夫与东南才俊之士,造门纳履无虚日”。洪武二年(1369),明太祖朱元璋“召诸儒纂修礼乐书”,杨维祯在列,然其表示宁死也再不入仕,杨维祯对应召予以谢绝,曰:“岂有老夫将就木,而再理嫁者邪?”第二年,复遣有司敦促,他赋《老客妇谣》一章进御。5朱元璋许之。杨维祯留百有一十日,所纂叙例略定,即以白衣乞骸骨,帝成其志。他抵松江后不久即卒。宋镰有诗赠云:不受君主五色诏,白衣宣至白衣还。”其间不难看到,杨维祯对社会、国家已不愿再承担义务,而宁愿在诗文书画中追求超逸人生的隐士之趣。后人将他与陆居仁、钱惟善合称为“元末三高士”。不过,杨维祯最终不受朱明爵禄,与其说是对于元朝的忠诚,不如说是出于对自己作为一名隐逸之士的人格的维护。
二、倪瓒
    与杨维祯不同的是,倪瓒出生于隐士世家。他的父亲倪炳在倪瓒幼年就己经去世,他的长兄倪昭奎是当时道教有名的上层人物,这对倪瓒的走上隐逸之路有很大的影响。倪瓒,初名班,字泰宇,后字元镇。别号极多,如荆蛮民、净名居士、朱阳馆主、萧闲仙卿、幻霞子、曲全史、如幻居士、沧浪漫士、海岳居士、无住庵主、东海攒、懒攒等。因为家有“云林堂”,又号云林子。生于元成宗大德五年(1301),常州无锡梅里抵陀村(今江苏无锡梅里镇)人。他性格孤僻猖介,有洁癖,世人还称之为“倪迁”。卒于明太祖洪武七年(1374)。倪瓒和杨维祯一样经历了元末明初的动荡。其一生大约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居家读书,优游宴友时期(至正十二年以前)和弃家出走,游荡江湖时期(至正十二年以后)。
    明代何良俊评价倪瓒的家世曰:“东吴富家,唯松江曹云西、无锡倪云林、昆山顾玉山,声华文物,可以并称,余不得与其列。”在富足的家庭环境中,倪瓒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熟读诗书,笃志于儒学,青年时立志远大,在他的《述怀诗》中,他回忆了青年时代的生
活思想情况。
    “暖余幼失怡,教养自大兄。励志务为学,守义思居贞。闭户读书史,出门求友生。放笔作词赋,览时多评论。白眼视俗物,清言屈时英,贵富乌足道,所思垂令名。”
    这一时期,他全力从事诗歌创作,同时也热衷于书画,把书画当作身心的寄托。在一首《为方压画山就题》的诗中,记录了他当时学画所付出的努力:
    “我初学挥染,见物皆画似;郊行及城游,物物归画苟。”
    倪瓒在这段时期,一方面注意培养自身的修养,一方面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过着裘马轻狂的生活。他参加当时的文人集会,与大批失意文人相聚在玉山草堂,如杨维祯、黄公望、吴镇、郭界、赵元、柯九思、陈汝言、方从义、宋克、虞堪、顾德辉、周南老、陆德愿、虞集、陶宗仪、陈汝秩、郑元枯、高启、顾安等等,其中多是隐士书画家。他也走访寺院、道观,和许多僧人、道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如道士张雨。他们皆为诗文书画的高手。倪瓒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推敲诗文,切磋画艺,自身不断得到提高。
    1323年,次兄文瑛去世,倪瓒辅佐嫡母管理家事。倪瓒在母亲死后,仍然在结交朋友上花费大量钱财,家财渐渐不支。《遂昌杂录》记载:
    “里人倪文光讳昭奎者,延之(王文友)以教其两弟,曰:子瑛,曰:元镇。居久之,文光股而子瑛联,元镇出应门户,不胜州郡之胺剥也,资力遂耗减。已而子瑛卒,家中乾,元镇无作有,以济朋友。会文友卒,元镇买油杉棺葬之芙蓉峰傍。葬之日,梁溪士友皆至。葬文友后,元镇窘于诛求,顾未有能振之者。”
    倪瓒的一生,弃家出走是一个转折点。他出走的时间在至十二年(1352年),至于他出走的原因,目前有多个说法。如《明史·隐逸传》中记载:
    “至正初,兵未动,常其家田产,不事富家,事事作诗,人窃笑其为憨。兵动,诸富家刻剥废田产,人始赏其有见。”
    也有人认为倪瓒挥霍资财、不善经营,是他弃家远走的主要原因。倪瓒在其长兄倪文光死后,大兴土木,在长兄遗下的玄文观的基础上,建造了规模宏大的清阴阁建筑群,计有清淮堂、云林堂、清阴阁、萧闲馆、净名庵、雪鹤洞、水竹居、逍遥仙亭、海岳翁书画轩等。加上元末苛捐杂税繁多,倪瓒面对破败不堪的家业一筹莫展,无力回天,最后选择一走了之来摆脱困境。
    倪瓒于五十一岁时“豁田产”散家财,开始了他二十余年的浪迹五湖三柳的泛舟生涯。他居无定所,在太湖四周的宜兴、常州、吴江、湖州、嘉兴、松江一带游荡。有时住在古庙里,有时寄寓在朋友家,有时则以舟为家,漂泊无定。此时,他对元政权他已全无好感。后两年(至正十三年癸巳1353),元帝妥欢帖睦尔派专使至江南,寻江南名士为其新建的“飞楼”赋诗赞美,当时江南诸多士人争先邀宠,而倪瓒却以“世中华民”,不肯“缀艳词以媚七贵”。倪瓒此时的心态显然是“怀道抱德不同于世”。元亡后,倪瓒的落款却不署洪武年号,只书甲子。他更不象王蒙等人一样乐道于出仕。明人吴宽对此也有所表述:“此竹石图作于乱定之后,乃国朝建元洪武之岁。而云林为书甲子,其意欲效陶靖节(陶渊明)耶?”且不论他是否对前元怀有感情,但对大明之漠然却显而易见。《明画录》记倪珊“明初被召,固辞不起”。其实这种看重气节、追求人格独立的遗民心态和前者是相通的。

1.jpg

2.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书论中的“趣”观念与重“趣”表现 [下一篇]有关王羲之部分墨迹书写年代的探讨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