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苏轼“平淡”美的意蕴及其思想渊源
[ 录入者:章草 | 时间:2010-01-15 14:01:27 | 作者:王德军 | 来源: | 浏览:2687次 ]
    作为一个真正融通各种艺术的全才, 苏轼的诸种艺术思想之间的相互渗透是必然的。他常常将诗词书画的美学趣味等量齐观。他的理论超越了具体艺术式样而达到美学思想的相互融通。因此, 我们考察他的诗学理论, 必须兼顾他对其他艺术的论述。
    在苏轼极为丰富的艺术思想中有一个突出之处, 便是他自然“平淡”的美学思想。本文着力就其平淡思想及其渊源作一阐述。
    1 苏轼“平淡”美学思想的内涵
    苏轼有关“平淡”的论述非常之多, 其内涵可从三个方面进行观照。
    1.1 无意于佳
    苏东坡一生的艺术追求, 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然天真, 不事雕琢。他评自己的文章时说: “吾文如万斛泉源, 不择地而出, 在平地滔滔汩汩, 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 常行于所当行, 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说明他的创作原则是顺乎自然, 恰到好处地表现事物的真实状态, 而不是以主观偏见去改变它。
    东坡作书也是重视兴会灵感, 即兴挥毫, “我书意造本无法, 点画信手烦推求”, 抛开“法”的羁绊信手写来, 自由挥洒, 对细枝末节并不过分推求。他的一些借酒作书的故事便充分反映了这一点。东坡所中意的颜真卿的《争坐位帖》就是在一种非功利的“无意”心态下的杰作。苏轼评论绘画, 如《题吴道子画》云: “觉来落笔不经意, 神妙独到秋毫颠”标榜的也是“无意”。他的“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成了书法创作的名言, 其实也是苏轼整个艺术追求的最高美学境界。
    苏轼的“无意”、“无意于佳”都是强调创作过程的自然状态, 反对矫揉造作, 搜肠刮肚。这实际上是强调自然状态下产生的创作冲动, 有了这种冲动便会无暇顾及好恶美丑, 进入“无意于佳”的自然状态, 这样才能真情流露, 真实感人。这是深合艺术创作规律的, 也是深合文学创作规律的。
    1.2 随物赋形
    苏轼论艺常以“云”“水”等物喻之。如他在《文与可飞白赞》中说文与可的书法“美哉多乎!其尽万物之态也。霏霏乎其若轻云之蔽月, 翻翻乎其若长风之卷旆也, 猗猗乎其若游丝之萦柳絮, 袅袅乎其若流水之舞荇苇也”。书法是一种象征性艺术, 它不可能具体地描绘客观事物, 但仍要在风貌形态上给人以真实自然、潇洒飘逸之感。又如他评价谢民师的诗赋杂文“大略如行云流水, 初无定质, 但常行于所当行, 常止于所不可不止, 文理自然, 姿态横生。”赞美其文理通畅, 如行云流水,神采飘逸, 生机勃勃, 而天生化成。
    云水风本身无形, 却能因物赋形而千变万化,自有它内在的必然之理。正如东坡在著名的《滟 堆赋》中写道: “江河之大与海之深兮, 可以意揣,唯其不自为形, 而因物以赋形, 是故千变万化而有必然之理”。宇宙间任何事物都如此。诗无定律,书无定法, 艺术创作本身也无固定格式, 所以他说“王荆公书得无法之法”, “我书意造本无法”。“无法之法”就是自然之法, 就是反对雕章琢句为文造情, 达到“随物赋形”、尽物之变的自然态势,将创作技巧与匠心深藏不露, 把自己的美学主张自然同化到创作实践中去, 达到“不经意”的“平淡”之美。
    1.3 外枯中膏
    苏轼的“平淡”绝非有所缺憾的平凡与枯窘,更不是平庸, 而是蕴而不露的平易与淳淡。在《评韩柳诗》中他说: “所贵乎枯淡者, 谓其外枯而中膏, 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所谓“外枯”是指其外在形式朴素平淡,“中膏”是指内在含义丰富充实。“外枯中膏”实指平淡而不流于浅俗, 似淡而实美, 含不尽之意于其中, 愈嚼愈有味。他说:
  予尝论书, 以为钟王之迹, 萧散简远, 妙在笔画之外。(《书黄子思诗集后》)
    然魏晋以来高风绝尘, 亦少衰矣。李杜之后, 诗人继作, 虽间有远韵而才不逮意, 独韦应物、柳宗元, 发纤 于简古, 寄至味于淡泊, 非余子所及也。(同上)
    吾于诗人无所甚好, 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 然其诗质而实绮, 癯而实腴, 自曹、刘、鲍、谢、李、杜诸人, 皆莫及也。(《和陶诗序》)
    这几段话历来言者甚众, 也确实反映了苏轼“平淡”思想的主要内涵。他认为钟繇、王羲之书法“萧散简远, 妙在笔墨之外”, 而至于诗则推崇韦、柳“发纤 于简古, 寄至味于淡泊”。所谓“简古”就是删繁就简、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这从他论画论书之语中可得到旁证。如《跋赵云子画》中他说, 绘画要“笔略到而意已具”, 《试吴说笔》中,他提出书法应“锋藏笔中, 力出字外”, 都是推崇含蓄深远、余味无穷的艺术意境。他的这种平淡中的“至味”, 不就是司空图的“味外之旨”吗?东坡的“平淡”其实是一种境界, 是一种老而淳熟、脱去铅华、洗净凡俗的更高境界。关于这一点, 他在《与侄书》中说得很明确: “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 五色绚烂, 渐老渐熟, 乃造平淡。”即在平淡无华、司空见惯的文辞中显现出深刻的哲思与丰富的情感, 切忌以辞藻的华丽遮盖诗文的意蕴。看上去率意而为、自然天真, 实则技巧高超、匠心深藏的天籁自鸣。这是长期历练、渐老渐熟而至炉火纯青的境界, 与平凡简陋岂能同日而语。
    2 苏轼“平淡”美学思想的渊源
    苏轼的“平淡”美学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他所接受的哲学思想。东坡的思想是很丰富复杂的, 儒、道、释、法、纵横各家思想对他都有浸染, 但从思想意识深处说, 尤其是在艺术精神方面, 对他影响最为深刻的还是庄老与佛禅。关于他对庄禅的喜好, 其弟苏辙《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有云: “既而读庄子, 喟然而叹曰‘昔吾有见于中,口未能言, 今见庄子, 得吾心矣’。”又云: “后读释氏书, 深晤实相, 参之孔老, 博辩无碍, 浩然不见其涯也。”宋代社会道佛思想在文化领域的渗透越来越深入, 其结果是成就了宋代独具一格的文人化艺术思想。苏轼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1 庄老影响
    “平淡”说可以上推至钟嵘《诗品》, 其中所举“思君如流水”等“古今胜语”都是平淡自然之句,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列有“冲淡”一品, 但都不够鲜明深入。宋人首倡平淡者是梅尧臣, 他在《林和靖先生诗集序》中称林逋诗“平淡邃美”, 将平淡与邃美并列, 并诗云“作诗无古今, 唯造平淡难”, 说明平淡之境并不容易达到。欧阳修则力倡“正途趋简易, 慎勿事崎岖”, 并屡以“淡泊闲远”、“纯古淡泊”评时人之诗。继欧梅之后, 苏轼以横溢的才华突破了前人的局限, 把“平淡”诗美的探索推向高度自觉的阶段, 他的理论与实践也代表了“平淡”诗美的最高成就。如前所引, 苏轼在《书黄子思诗集后》中由钟、王书法妙在萧散简远而论及诗道, 指出李杜之诗也终不及魏晋古诗的“高风绝尘”“萧散简远”, 只有韦柳之诗能“发纤于简古, 寄至味于淡泊”。应该说这两句话揭示了平淡之美的本质, 也揭示出一种新的审美意境。这种思想, 让人想到了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和“大巧若拙”之说。
    老子崇尚自然无为, 他要求的是一种完全摒弃人为而合乎天然的文艺, 是与道相合的美的境界。“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信言不美, 美言不信”,原本是指道的特点, 但也符合文艺美学的要求, 苏轼的“外枯中膏”“质而实绮”等平淡思想, 与老子之说有同样的哲理与思辨性。

1.jpg
2.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黄庭坚与佛教 [下一篇]康有为及其《广艺舟双楫》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