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重释:敦煌书法在书法创作中的现代意义
[ 录入者:烟雨天涯 | 时间:2011-01-06 13:58:31 | 作者:马国俊 | 来源: | 浏览:3200次 ]

【摘要】敦煌书法是书法发展历史链条中的不可或缺的环节,上世纪末到本世际初的书法学科的设置和专业研究的深化,为敦煌书法与汉魏南北朝书法的书写真实性和艺术审美的多样性,创造了极大的联系空间和无比广阔的联想场景,为书法历史发展的真实性研究和审美多样性研究,构建了新型的研究领域和学术
评价体系。以敦煌特殊的地域环境下所形成的特殊的文化书写现象和审美特征构成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觉,这个新视觉所形成的新的研究成果,在书法创作中具有吸收文化精神和借鉴书法语言的现代意义。
【关键词】敦煌;汉简;写经;书法家;材质


  从本质上讲,无论在学术研究的任何领域和系统内,都有条块结合的特征和规律可以遵循。将敦煌书法放在书法发展和形成的历史空间中看,它是书法发展历史链条中的不可或缺的环节,在汉简和遗书未被发现之前,从远古到唐代之间的书写性,确实难以被大量的实物所证实。
当这一历史文化链条已被揭示和发现后,认识的系统性和学科专业之间的对接联系也需待时日。而上世纪末到本世际初的书法学科的设置和专业研究的深化,为敦煌书法与汉魏南北朝书法的书写真实性和艺术审美的多样性,创造了极大的联系空间和无比广阔的联想场景,为书法历史发展的真实性研究和审美多样性研究,构建了新型的研究领域和学术评价体系。
如果用空间思维的方式去思考,将敦煌书法研究的领域放在敦煌学研究的大范围中思考,通过分析敦煌地区发现的一系列书写文化现象本身,无疑可以揭示书写本身所反映的真实,并折射出书写现象所存在并之所以能存在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历史必然性。于是,在敦煌特殊的地域环境下所形成的这一特殊的文化书写现象和审美特征,构成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觉,这个新视觉所形成的新的研究成果,将会逐步成为敦煌学研究的重要构成和专业研究的新领域。
敦煌书法其中包含着经典书法的发展脉络和民间书法的基本发生发展的过程和流向,真实地反映了主流书法的导向性和民间书法的自然性书写之间互动交叉、循序演进的书写局面。
敦煌书法的概念应当是从汉代到唐代之间,敦煌地区书法现象的相对集中而完整的表现,这里既有书法史中早被公认的草圣张芝、继承者索靖等主流书法文化艺术的系列代表人物,更有汉简、遗书这样丰富而博大的历史遗存。
如果说前者引领着书法发展的方位和方向的话,后者则在记录了前者的真实性的同时,充分揭示了同期众多书写者。在不同的书写环境和不同的书写材质上留下的书写痕迹,在这些真实而丰富的书写痕迹中,透示着原始的书写过程,书写者自然流露出的天真烂漫的书法倾向和相对自由神圣而又轻松的审美特征。
敦煌书法的研究,除了作为敦煌学深化研究的基本文献之外,对书法文化艺术的本体研究具有极大的价值和意义,特别是将汉简、遗存和人文书法资料等,还原在一个博大的历史空间,置放在一个区域平台,进行深入的分析和类比,至少可以发现经典书法的创作者和民间书法书写者之间,具有书写目的的不同、书写能力的区别、乃至审美自觉与否的较大差异。
正是从这个视角出发,我们有必要重新解析敦煌书法在书法创作中的现代意义,换句话说,就是在当今多元书法艺术审美层次下,如何抓住敦煌书法的本质内涵及其主流趋向,为现当代书法创作服务。当然敦煌书法作为一个书法历史概念,对书法创作来说,将会有多面影响和多重借鉴的作用和意义,本文仅从敦煌书法中最经典的结构形式、笔法意趣、文化精神和材质载体等方面作一阐释,提出以下认识。

6.jpg


形成、发展的基本理路,回归和复议着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隶书结构原型,感召并启发隶书创作者在隶书书体结构中的不断联系、不断创新的新思维。这样我们不仅揭示了敦煌汉简在书法创作中的意义和价值,同时也给现当代的隶书书体创作者的新型结构样式,追寻了一个文化渊源和语言根据。另外,敦煌汉简结构的原始性,完全可以揭开隶书规范结体的神秘面纱,它可以告诉我们,除了庄重严肃的庙堂之气外,历史还同时真实地存在着民间书写的基本结构之风,正是庙堂之气和民间之风,完整地构成了隶书结构的真实。今人面对这两种历史真实时,如同面对着两尊神圣的丰碑,在顶礼膜拜的同时,再做出理性的判断,或许庙堂之气应当是时代的主流文化和主流书体结构的代表。而敦煌汉简的结构面目可视为主流文化和主流书体结构的来源和形成的过程。在今天,对学习书法的群体来说,它们都具有庙堂之气的神圣价值和意义。
二、敦煌写经笔法意趣的现代意义
敦煌写经笔法意趣的精细表现,折射了书法创作最本质的自由轻松的书写特征,强调了书写性的具体体现,即笔法意趣在书法创作中的生命般的价值和意义,为楷书乃至其他书体的笔法构成形象提供了历史的真实。
敦煌写经是敦煌书法的重要内容,无论从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上分析,敦煌遗书的书法内容,不仅在敦煌书法中,而且在整个书法历史的长河中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其中最能体现书法书写性的本质特征,应当成为敦煌书法中最亮丽、最精美的要点。书写性是书法艺术生命形成的基本要素,也是书法艺术赖以生存的基本依托。书写性主要表现在用毛笔徒手书写在载体上的过程运动,它具有不可重复获取和不可二次复制的独特性和唯一性。用书法的常规术语表达,多数指向书法的笔法形态。敦煌遗书无论内容有多重复,文字有多复杂,规格有多变化,书法形态价值和艺术性有何差异,但徒手直书的一次性书写成为它的基本特征。因此,我们可以运用书法艺术的立场,对敦煌遗书进行较为系统而全面的检阅,通过遗书的字迹面貌,还原书写者徒手书写的过程,无论庄重严肃,还是轻松自在,无论是精心模拟,还是信手拈来,都会对书法创作者是一个心灵启迪和自我震撼。笔法是书法艺术的生命最精妙的体现,书法创作者通过对敦煌遗书的书写过程的还原
和吸纳,不仅可以弥合在书法体系中长期形成的碑帖之间的审美鸿沟,而且对楷书书体形成发展演变的过程是一个较为完整的再现和复述。
应当说,准确的表述书法创作的概念,至今还是一个难题。这是因为书法创作是当今时代发生的新概念。书法凝聚的是中华民族的文字书写情节,展现的是不同时代
汉字书写者和汉字创造者的书写智慧。我理解的书法创作,是书法家借鉴文学创造的意义和内涵,运用书法艺术的特殊语言,创造具有书法艺术特征的作品样式的劳动,是一种新的书法创造方法和样式出现和产生的过程。而敦煌遗书中内在的书写性正是现代书法艺术创作特殊语言之一,它对完善魏碑楷书创作笔法的丰富性和完美性,对全面理解和把握行草书创作笔法语言的形成过程的真实性的理解等方面,都具有极大的思考空间。
三、敦煌书法家文化精神的现代意义
敦煌书法家文化精神的全面彰显,提示了当今的书法创作者在书法创作过程中,应保持的基本状态,包括在创作前的文化准备与投入,创作中的心理调整与把握,以及
面对创作行为的认识与理解。
应当说书法是一种新的书法艺术观念通过书法作品形态的形象表达,是书法家自我思想情感的显露和自我书法语言的创造和形成,是书法艺术从形式到内容完美契合的最终追求。因此,书法创作是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工作者最为关注的书法艺术现象。但是,这一系列理性的表达,部分乃至全部都集中在一幅符合书法艺术规律和书法艺术特征的作品中。书法艺术是一门汉字书写艺术,它的艺术语言具有极大的抽象性和模糊性。除了能看得见的整幅作品的内敛与张扬之间的冲突处理,字内精炼与率意结构调整,以及笔画线条质量感觉的表达等形式要素之外,还有支撑这些外在书法语汇存在的文化精神,因为,书法的文化精神应是书法艺术存在的本质。
敦煌书法中有一系列史书记载的大书法家和古代的地方文人,尽管由于年代的久远和承载书法作品形制等因素的影响,在作品的真迹的判断上,给今人留下了部分遗
憾。但他们各次不同的时代,对书法痴迷的追逐精神,对书法赋予的神圣理解,给书法创造了崇高的艺术地位。敦煌的草圣张芝摘取了书法艺术的首顶桂冠,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标志。索靖的继承和发展,用自己的书法行为,把书法的概念第二次镶嵌在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长廊。正是这样的伟岸和神圣,将中国书法推向了中国文化的巅峰。在艺术审美观念多元化的当今时期,冷静思考中国书法的生存环境,除了需要借鉴和吸收中外各类艺术的新型审美理念,在书法的形式语言上,不断地进行探索、创新和尝试外,思考并关注创作者自身对书法内在的文化修养、文化理解、文化注入,以及文化崇拜式的人格力量的生成等,都应当成为基本操持和重要内容。而敦煌书法家的文化精神及其学术影响,恰恰成为书法创作者文化操练

35.jpg

特征要求,而是受环境条件的制约以及时空的再创造,构成了今天的作品样式。这些作品所表现出的残缺状态、陈旧感受、距离情怀,都会在今人的书法作品中表现。不过有的人表现的和谐,有的创作者还在不和谐的制作中挣扎。相信会有凤凰涅槃的诞生。
敦煌书法以奇异多姿的结构形式,以真实的笔法书写再现,以经典的书法文化精神和丰富多样的材质样式,在这块神秘的地方,神奇地再现着,曾经发生并积淀的文化
书写现象。它既记录了历史的真实,表达了汉民族文化的丰厚,更体现了中华民族对文化的尊重和虔诚。敦煌书法作为文字载体是敦煌文化艺术的重要支撑,敦煌书法作为研究方向又是敦煌文化艺术的重要内容。从书法艺术的立场去看待,敦煌汉简、写经、文化精神以及承载敦煌书法的载体,都可以作为书法创作的语言和元素,进行分析、研究、吸收和借鉴,让敦煌书法的文化艺术精神在现代书法创作中得以体现。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国书法与传统文化关系略论 [下一篇]西周金文书法的审美特征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