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西周金文书法的审美特征
[ 录入者:烟雨天涯 | 时间:2011-01-06 13:22:48 | 作者:朱志荣 | 来源: | 浏览:3237次 ]

提要:西周金文线条圆转流畅,粗细匀称,表现为适度的装饰性;结体以圆造型,讲究对称均衡,化静为动;章法在趋于规整化的同时,注重整体空间布局的和谐统一,从而奠定了西周金文圆浑苍润的整体风格特色。西周金文既显示了物态形象,展现了宇宙万物生命的律动,又彰显了西周先民圆融内敛、浑穆沉潜的理性品格,渗透着他们因物赋形的构思能力与尚圆意识,并且从中体现了平衡和谐的审美观念。
关键词:装饰性;理性品格;以圆造型;因物赋形;尚圆意识

西周是青铜器的极盛时期,也是金文的鼎盛时期。金文由商末的几十字发展到数百字,内容主要有祭祀典礼、征伐纪功、赏赐锡命、书约剂、训诰群臣、称扬先祖等六大类。西周时期文字处理水平的提高,使得金文的发展取得长足的进步。在书法艺术上,因礼器的大量需要,西周金文超越商代甲骨文,迅速走向成熟,构成了书法发展的主流形态。这些金文上承甲骨文传统、下开小篆新风,是大篆书体鼎盛时期的杰出代表。
一、线条

西周金文是大篆书体走向成熟的标志,其书写点画改变了商代甲骨文和金文细硬瘦长的线条形态,变得屈曲圆转,粗细均匀,具有适度的装饰性。萦绕回叠,屈曲转引极有法度,表现了西周先民圆融内敛、浑穆沉潜的理性品格,一变甲骨书系的线条特点,带来了书写风格的转变,开启了篆书的风尚。
一是适度的装饰性。这种装饰性主要表现在它具备装饰性的“篆”的特点,既展现了物象形态,又扬弃了商人装饰意味浓厚的书写风格,显得恰到好处。所谓大篆书体的“篆”就是指装饰性。《周礼·考工记》云:“钟带谓之篆”,这里的“篆”指钟四周的装饰图案。《周礼·宗伯》也有“孤卿夏篆”的说法,郑玄注
云:“五采画毂约也。”这里的“篆”是指车轮上的装饰图案。两者均指出了“篆”的特点,即具有装饰性。文字与纹饰在先民的心目中是神圣的,金文与甲骨文都讲究装饰效果。因此,篆书作为一种书体,无论大篆还是小篆,都注重文字的装饰性。
西周金文作为青铜器的一部分,器形、纹饰和金文相映成趣。商代及西周早期金文有少数线条呈蝌蚪状,丰中锐末,即中间部分肥厚而线条的边缘较为锐薄,并且伴有块状实体,较多体现为书法笔意上的圆润,具有较强的装饰意味。随着礼乐文化的推进,文饰越来越为秩序服务。与商代装饰意味浓厚的书写风气相比,西周金文讲究适度修饰,而又有实用价值。“在商代金文中,有一类象形性、美术化倾向都很清楚的作品,学术界称之为‘图画文字’‘文字画’‘族徽文字’,我们则根据其书体特征,易名为‘象形装饰文字’。”
[1](P135)
这类文字到西周以
后数量明显减少,且多为商代遗民之作。商代这类“象形装饰文字”实际上是把文字同纹饰合二为一,以装饰意味浓厚的文饰表达对神灵和祖先神秘崇拜,蕴含了宗教意味。与商代相比,西周金文蕴含更多人文精神,线条挥洒灵动像人的感性生命一样显得多姿多彩。东周时代的大篆书体,线条的装饰作用加强,但其中蕴含的人文精神锐减。西周金文的线条,由于背后渗透着一种理性的光辉,因此线条的修饰恰到好处。
二是圆转流畅。西周金文线条既体现了宇宙万物生命的律动,又渗透了理性的品格,萦绕回叠,屈曲转引极有法度,因此显得圆转流畅,浑厚沉稳。这些线条以圆曲为主,少有锋芒,既避免了刻板和凝滞,又没有因过分灵动飘忽而轻浮浅薄,显得沉稳厚重。甲骨文以刀刻骨,形成了细长且直来直去的文字线条,弯曲之处,
多半以方折为主。而西周金文线条由甲骨文的细长瘦硬变为圆转流畅,带来了书写风格的转变,开启了篆书的风尚。如西周早期作品《我方鼎》中的“丁”字铸成了圆形的实心的“口”形,甲骨文劲挺的线条都变得圆润起来。因刻铸而导致许多笔画连在一起,形成块面,从而具有立体感。又如《宰鼎》的线条圆润含蓄而又流畅婀娜,虽然偏近阴柔美,但并不纤弱,也不臃肿和媚俗,有种浑厚的深沉感,苍茫的历史积淀蕴含在其中。
三是粗细均匀。粗细均匀是书写规范化进程的重要一环,代表线条逐步走向独立。“在西周早期的金文书法作品中,还有两个非主流现象。一是线条作首尾尖细或头粗尾细状,意味着两种笔法共存的书写感较强的式样,它们与粗细匀一的线条并行,但前者只见于早期,后者则延续到中期。二是分布颇有规律的肥笔,属于象形装饰文字的孑遗。”
[1](P186)
西周金文扬
弃了首尾尖细、头粗尾细以及肥笔等线条样式,而将粗细均匀如一的线条形态发扬光大,这体现了西周人带有文化印记的时代精神、审美情趣和性格禀赋。西周中晚期金文逐步摆脱商代金文的影响,开始形成自己的风貌,装饰性的肥捺笔触走向纯粹线条化,字形的象形意味逐渐消失,“线”的自足性得以彰显,笔墨韵味开始摆脱铸范工艺而获得独立,线条显得浑厚圆润,凝重自然。因此,西周金文线条经历了一个从细长到圆润、从粗细不匀到均匀工整的变化历程。
总之,西周金文的线条圆曲转引,粗细匀称,具有适度的装饰性,既展现了物态形象、涌动着宇宙万物生命的韵律,又彰显了西周先民的理性品格,显得浑厚沉稳。同商代甲骨文和金文相比,西周金文线条摆脱图案化和工艺化倾向,逐步走向独立。
西周金文使大篆书体向着美化、规范化、个性化三个方向迸发,进而将书法风格推向了唯美主义的境界。

二、结体
西周金文在结体上与商代的甲骨文和金文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甲骨文的字形以长形为主,线条瘦硬细长。商代金文受到甲骨文的影响,结体也以长形为主,图画痕迹较为浓厚,文字较少,通常只有一两个字,且多与某些图案并列在一起,结体诡奇,组成族徽一样的图案。西周金文的结体在造型、结构及线条风格等方面都有着鲜明的特点。
一是以圆造型。这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温润的阴柔美,改变了甲骨文带给人的冷硬印象。西周早期的一些金文结体表现为长形,刻画痕迹浓重,是受到商代金文的影响。其后西周金文字形更多地表现出圆造型的特点。这时的文字虽然比商代甲骨文和金文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但还没有完全摆脱图画的痕迹。甲骨文象形字的字形繁复,笔画也可随意增省,异体字较多。西周金文象形字的字形相对简单,笔画有了一定的规范性,但这种简化与秦代篆书相比,还显得相当复杂。秦代篆书
经过严密的整饬,大小一律,分间布白均等,象形元素逐渐抽象化,象形痕迹逐渐消失。西周金文象形字还停留在“随体诘诎”“画成其物”的阶段。《乍册般甗》与商周之际的《乃孙乍且己鼎》相比,虽点画结体都比较相似,但线条的两端和中段圆了一些。然而正是这一点圆,改变了作品的风格,给人的感觉不再
刚硬,多了一点温和。西周金文《雍伯鼎》和《事族簋》分别是早期和晚期的作品,这两件作品具有圆形的特点,特意强调圆形:线条圆,结体圆,拓印底子的外形也圆。

二是均衡。均衡的结体反映了先民们平衡和谐的审美观念。在西周金文中,组成文字的各部分无论对称还是不对称,都产生了平衡和谐的效果。左右对称、上下对称,使得文字的构架十分稳定,如《格伯簋》中的“癸”字。不对称的均衡是通过文字各部分协调好空间比例关系,形成稳定的重心,如《小臣传簋》中的“既”字。作为造型空间的西周文字结构相对规范、精美,结字也应规入矩、平稳端庄,繁复、流畅的线条整饬而不乱,有着一种井然有序、时空交错的造型美和韵律美。比起商代文字,西周金文尽管没有摆脱图画的痕迹,但已有了明显的进步。这主要表现在结体上抽象的造型意识更为明显,从而把四面八方延伸的线条统一在单一文字之内,且线条在文字内上下、左右均衡排列分布,形成一个重心稳定、和谐美观的造型空间。
三是动态感。西周金文的线条屈曲流动,结字参差错落,讲究化静为动,形成一种强烈的韵律感,蕴含了丰富的阴阳变化观念。线条的方向不同、写法不同,会产生不同的效果。直线有静感、安定感,曲线有动感、活泼感。西周金文线条以曲线为多,不同方向的曲线交织错落,带来更多的动感,稳定的圆形结体中线条有序交叉,向着四面流动,体现了更多生命的跃动。
《鲁生鼎》线条浑圆修长,多弯曲,有流动的韵律美。《能匋尊》中的“能”字,中心一个圆圈,引出六条圆形的线条,向四周发散,既像圆形的花瓣,又像蠢蠢欲动的蟹爪。《史颂簋》中的文字过于整齐,会显得呆板,必须要让文字动起来,因此通过左右倾斜,点画上的圆转,斜线条产生张力,以此增强运动感和方向
性。除了线条具有韵律感之外,西周金文还通过组成结字的各部分参差排列,以此来产生强烈的动感。
西周金文结体在圆内造型,一方面表明单个文字造型还没有完全脱离图画的痕迹,另一方面,也给西周金文带来了圆浑苍润、古朴童稚的审美意趣。西周金文还讲究文字的对称均衡

1.jpg

转折处化圆为方,气骨开张,章法上有横竖相交的界格,每个字在界格中秩序井然。因此,西周金文章法由商周之际的凌厉跌宕、郁拔纵横趋向于平和简静。
二是和谐性。西周金文的章法能协调好各部分文字的空间关系,体现出整体和谐统一的观念。在规整化的同时,西周金文更加注重整体布局的美观得体。比起商代甲骨文和金文,西周金文讲究文字造型元素的对立统一。《小臣传簋》是西周早期的作品,利用象形字的优势,把三角形、菱形、四方形、圆形交织杂糅,字体高低、上下错落有序,在造型上非常有特点。
《作册卣》分间布白很用心,所以被切割出来的局部空间,大小、方圆、正侧都对比参差,美不胜收。西周金文能够通过行距变化,有意营造错综复杂、回环往复的章法结构。西周中期的《格伯簋》总体看来横无行、纵无列。第二行上半段靠近第一行,下半段靠近第三行,第四行和第五行中间布白多,后面四行文字
行距紧密,但字距疏朗,形成一种疏密交错、主次分明的较为复杂的章法结构。西周金文结体以圆为主,上下左右字离得太开会觉得散漫,因此一般都靠得较紧。而其字形繁简反差显著,避让穿插错落有序。这使得金文特别注意处理上下左右的空间关系。西周金文中有些字数少的作品,如《雁公方鼎》《效父
簋》等,重视对比关系。点画的粗细长短、块面与线条,结体的正侧大小,方圆和三角形,各种造型元素参差错落、穿插避让、疏疏密密、虚虚实实既对比丰富又自然浑成,空间关系处理的非常巧妙,表现出西周先民鲜明的空间造型意识。
三是因物赋形。西周金文往往根据器物的形状谋篇布局,
使得文字与器形相得益彰。一般说来,器皿的形状不同,金文的位置也会不同,这会影响到通篇文字的章法安排。西周金文字数比商代金文明显增多,如何利用器表空间进行有机安排变得尤为重要。作为青铜器的一部分,西周金文一般处于器物的内壁或者底部。因此金文必然要受到器物形体的影响,器形无论是圆是方,西周铭文都有一种因物赋形的整体感。《虢季子白盘》在追求方正的同时,结构紧凑,每一个字都向中心收缩,而很多的笔画又向四方极力地伸展,呈现出辐射状,而它的章法布局则追求疏朗有致、顾盼有情的姿态,非常具有艺术魅力。
西周早期的作品《能匋尊》文字位于尊的圆形底部,章法和结体就有圆的感觉,而且每个字,尤其是四周的字的左右倾斜也受到圆的影响,好像跟着旋转,使得章法有着一种律动和节奏感。
西周金文章法显现了周代先民们初步的空间造型意识,比商代先民更加注重文字整体布局的美观。商代甲骨文和金文的章法大体是参差错落、星罗棋布的,显得较为古朴自然,而西周金文整体布局讲究形式规范、对立统一、比例对称、均衡和谐等形式法则运用得更为娴熟,使得书法艺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四、风格
西周初期,金文继承商代甲骨文和金文风貌,风格多姿多彩,异彩纷呈,有恣放瑰奇、质朴缜密、遒丽凝练、圆润整饬、荒率恣肆等多种样式,但随着礼乐文化的确立,西周金文多姿多彩的风格样式如过眼云烟,逐步形成了端庄典雅和奇异恣肆两种主要风格。
西周金文的第一种风格是奇异恣肆。这种风格的形成主要继承了商代金文自由奇肆的特点,反映西周金文早期的风貌。
商代金文远不像西周多数金文的作品那样规范和严谨,有着一种随意天真的神秘感和浪漫气质。郭沫若先生就曾感慨地说:“商人气质倾向艺术,彝器之制作精绝千古。而好饮酒,好田猎,好崇祀鬼神,均其超现实之证。”
[2](P312—313)
西周早期的一些金文
作品具有这种浪漫自由的气质,承袭了商代金文的风格。《何尊》的方笔直线和方形结体受到甲骨文的影响,章法布局上讲究因势而定,自由恣肆,风格较为豪放。《扬方鼎》结体偏长,线条两头细中间粗,显得精神抖擞,且疏密相间,高低错落,十分自由。西周金文在典雅端庄的主体风格发展到极致后,整饬规范
妨碍了书法的灵动。于是商代金文那种自由奇肆的风格再次卷土重来。西周金文在继承商人的基础上,不断进行艺术探索,形成奇异恣肆的书写风格,是高度掌握规范基础上的再创造。在西周金文成熟期,这种风格的代表作是具有写意特点的《散氏盘》。它的字距、行距非常疏朗、开阔;用笔豪放,结字不拘一格,欲正还斜,错落有致,静中生动,颇有情致,我们已看不到周代晚期成熟金文的规整形态,看不到那装饰性很强的粗线,也看不到那工整纯熟、精美华丽的铸铭技艺,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派天机,而将稚拙与老辣、恣肆与稳健、粗放与含蓄完美地统一在一起。
它既有金文的凝重遒美,又有草书的流畅飞动,可算是金文中的神品,也是早期尚意书风最成功的作品,无怪乎有人称之为“金文中的草书”了。《五祀卫鼎》和《大鼎》是西周中期的作品,风格与《散氏盘》相近,但稍微工整一些,左右结构的字上下参差,结体更加欹侧,章法注重大小变化和穿插避让。《师汤父鼎》是
西周中期作品,从整体看,星罗棋布,结体以圆转为主,方正为辅,三角形穿插,折笔、斜线、角的形状杂糅在一起,充满了动感和张力,因此,行距字距增大,以避免冲突。
而西周金文的主导风格是端庄典雅。这代表了大多数作品的审美风格。其中渗入了礼乐文化的功利意识,金文成为礼教的附庸。这种风格的金文给人整体的感觉是凝重沉稳,显示了周人圆融内敛、浑穆沉潜的理性品格。西周早期金文风格延续了商代金文的风格,风格类型多姿多彩:或灵动活泼,或不加雕饰,或随意散漫,显得琳琅满目,异彩纷呈。西周先民重视理性,喜好修饰的文化心理使得他们选择了端正典雅的艺术风格,从而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对商代金文风格的继承和革新。
西周初期金文多姿多彩的风貌很快转变成端庄典雅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其代表作是《毛公鼎》《大克鼎》《虢季子白盘》等。《毛公鼎》显示了西周后期成熟的铭文风貌,笔力坚挺,线条古朴浑厚,结体严谨端正,通篇雄浑肃穆,刚柔相济,如众星之棋罗,四时之列序。《大克鼎》笔画均匀圆润,布局完整,字体
端庄质朴,出现了横直相交的界格,显示出秩序井然的风貌。
《虢季子白盘》整体风貌端庄秀雅,纵能成行,横则大致成列,有意高低错落,形成一种动态美。讲究书法元素的对立统一,在形式组合中方、圆和三角形互相搭配,字距行距疏疏朗朗,井然有序,对秦代小篆的风格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西周金文经历了规整和放逸兼而有之的繁荣期。《大克鼎》严谨的界格既表现了书法技巧的熟练和精到,同时也意味着束缚了创作的灵性,书法往往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书法史上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当一种字体成熟之后,接下去的发展就是两极分化:趋于规范和趋于放逸,法则的建立和破坏同时产
生。”
[3](P13)
因此,西周金文风格主要表现为趋于规范和放逸的两级分化。趋于规范的艺术风格是在官方的礼乐文化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与西周庄严肃穆的时代风貌相一致;趋于放逸的艺术风格代表西周金文艺术的最高成就,集中显现了文字背后生命的律动和情感的张扬。这两种艺术风格都展示了西周先民在书法艺术上的积极探索,拓宽了中国书法的艺术表现领域。
西周金文书体书风的变化,有外因也有内因。从时代风尚看,它作为青铜器的附属物,受到周代礼乐文化的制约,承担着祭祀等礼仪功用,因此整体朝着工整规范的方向发展,形成了端庄典雅的审美风格;从书法自身发展来看,所谓物极必反,任何书体书风一旦完全成熟,就会定型凝固,变为程式,最终会僵化。这时书体会朝着与此风格相反的方向发展。西周初年受到商代金文影响的自由奇肆的风格再次卷土重来,使得西周金文风格演化呈现波浪式曲折发展的变化历程。
总而言之,西周金文作为礼乐文化的附属物,形式上逐渐趋于规范严谨,在讲究书写规范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形式的美观得体,它在商代甲骨文和金文积累的形式法则上进一步发展,对立统一、比例对称、均衡和谐等规律运用得更为娴熟自然。

从整体上看,西周金文线条屈曲圆转,结体以圆造型,章法讲究寓多样于统一,更加注重整体的协调一致,浑然一体,表现出圆浑苍润的特点。其中蕴含了西周先民因物赋形的构思能力和尚圆意识,在书法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价值和地位。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重释:敦煌书法在书法创作中的现代.. [下一篇]魏晋南北朝时期江东书法文化区研究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