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米氏绘画美学思想对当代水墨画发展的影响
[ 录入者:篆刻 | 时间:2010-06-24 13:28:18 | 作者:康凯 | 来源: | 浏览:2705次 ]
    中国山水画自隋唐发达以来,山水画的技巧经过长期的酝酿,至五代时已经完全成熟,到北宋初年达到了一个高峰,之后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形成了表现江南恬淡风光的南方山永和表现磅礴雄浑气势的北方山水两种不同的风格流派,但它们均按照自唐代延续下来的绘画传统,以线条组织“皴”为基础,形成完备的“皴、擦、点、染”的艺术程式。而米氏父子异军突起,别开生面。他们独创的“米氏云山”以崭新的面貌登上了山水画坛,为中国山水画增加了辉煌的一页。
    “米氏云山”的出现。大大地丰富了中国山水画的传统表现方法,他们的大胆革新的精神,后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并且对于我们今天山水画的发展,也不无借鉴与指导意义。
    元人苏大年题米友仁《云山图》有云:“米家父子画山水自出新意,超出笔墨畦径之外,杜子美所谓:‘一洗万古凡马空’也。”
    明董其昌《容台别集》谓“唐人画法,至宋乃畅,至米又一变耳”、“诗至少陵,书至鲁公,画至二米,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
    明顾起元《懒真草堂集》有云:“昔人谓山水之变,始于吴,成于二李,树石之状,妙于韦偃,穷于张通(躁),厥后荆关顿造其微,范李愈臻其妙。自米氏父子出,山水之格又一变矣。”
    吴道师《吴礼部集》云:“书法画法,至元章、元晖而变,盖其书以放易庄,画以简代密,然于放而得妍,简而不失工,则二子之所长也。”
    元吴海在题刘监丞所藏《海岳庵图》时云:“前代画山水,至两米而画法大变,盖意过于形,苏子瞻所谓得其理者,是图山峰隐映,林木惨淡,长江前里之势,宛然目中,胸次非有万斛风雨,不能下笔。”(《闻过斋集》卷七)。
    综观以上各家所评,撇开其中的溢美之辞不谈,可以看出它们的共同意旨,就是集中予一“变”字,米氏父子的贡献在于山水画传统的变革,在于自出新意,这对于我们今天水墨画的发展是非常具有启迪意义的。米氏父子的山水画,并非主观臆造的产物,而是有着传统的基础和现实的生活背景。他们在传统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对于江南烟雨的感受,再以独特的笔墨形式表现出来,而自成面目。
    当代水墨画的发展道路出现一种愈行愈窄的局面,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囿于传统而失去了创新的热情与勇气,正如米芾当年的处境,在一种艺术形式全面成熟的环境中,要想有所创新,就必须独辟蹊径,而不能抱残守缺,自设桎梏。当前中国画发展的尴尬之处就在于:一方面在抱怨中国画穷途末路的同时,一方面又容不得半点变革的做法,除非你全盘接受西方的现代艺术理念,尝试与传统绘画毫不相干的现代艺术,或许还可以在人们疑惑的目光中摸索前行。但从西方舶来的这些观念艺术,由于缺少相应的文化背景与艺术传统,既难以充分表达本民族的文化精神,也不为一般的民众所接受、理解,因而可以想见,它们在短期内势必难成气候。瞻前顾后,我们唯一的出路还只能立足于本土的艺术形式,阱变革求发展。
    徐悲鸿先生曾经高度评价米芾的创造,并称之为世界第一印象主义画家:“而米芾首创点派,写雨中景物,可谓世界第一印象主义者,而米芾12世纪人也”。且不论米芾的绘画技法是否堪称印象主义,也不论后人所谓的米芾的印象派比西方要先进许多世纪的不经之谈(印象派主张将一切非图画的、文字性的因素排除在画面之外,画家完全服从于自己的视觉印象,可能与米芾或其他的文人画家借景抒情的意愿刚好相反,虽然他们在表象上有些相似,实际上表达的是东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观念;此外西方的一些学者认为,追问艺术中是否存在着任何的进步,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他们认为在艺术中存在着发展,但不存在进步;因为尽管在艺术的技巧过程中,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学习,但艺术本身的问题并不在于掌握这些技术过程,而在于使用它来表达艺术家的经验、情感和思想,确是的论),无可否认的是米芾大大丰富了山水画的表现手段。艺术本用于表达情感,写一己之性情,本无关乎先进落后之区分,也与国家民族之强弱并不同步,前人多有论述,自不待多言。我们完全可以吸收当今或历史上一切可以利用的形式来发扬壮大传统的绘画艺术。如借鉴西方风景画的设色法,印象派的光影效果,甚或现代艺术的变形夸张等艺术手段,无不可为我所用。
    也许有人会指责这样就不成其为中国画了,而实际上在山水画的发端之初,宗炳就在他的《画山水序》中提出“以形写形,以色貌色”,即是要求以山水的本来形色写作画面上的山水之形色,也就是后来的“外师造化”的先声,就是提倡写生,这与法国十八世纪的巴比松画派和十九世纪的印象主义的艺术主张是非常相近的。东西方艺术在发端之初,想必都有着写实的倾向,后来朝向写实与写意两个方向的发展,原因也不止一点。至于后来中国传统绘画朝向水墨写意的方向发展,除了文化背景上的差异外,也有着技术与材料上的难题。英国著名的艺术史家贡布里希在《艺术发展史》中说道:“西欧的表现自然的传统是建立在扎根于科学之中的技术基础之上的。”文艺复兴之后西方的风景画融入了科学的线性透视、空气透视和色彩透视法则,北欧的画家侣正是借助于空气透视法造成空气在画面景物间流动的效果来表现画面的深度的,十九世纪印象主义的兴起也是与当时科学的发展密切相关。光学的发展为印象派画家提供了科学依据,新的化学合成法为画家提供了更加鲜艳的色彩。而这些科学知识在中国的历史上并不具备,至少那些以文人为主的画家们并不具备,这多少制约了中国画的发展方向。但是在今天,所以这些知识都已经稀松平常,我们完全可以象十八世纪法国的柯罗或者二十世纪的塞尚那样来创作山水画,而无须有太多的顾忌,在人物画方面也是如此,完全可以借鉴西方人物画中的解剖学和透视学方面的技法。
    实际上,中国画千余年的历史,也是不断变革创新的历史,只是它的表现不似西方艺术风格转变的那样明确对立。近几百年来,数不清的艺术家一直在探索中国画的革新,它的现代转化,并且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从晚清海派画家至吴昌硕,齐白石,黄宾鸿,潘天寿以及徐悲鸿,林风眠,李可染等都从不同的方面取得了不同的成就。在传统内部求变异,如齐白石;以传统为本而适当吸收西方的画法,如李可染,或以西画为主,兼融传统画法如林风眠等都为探索中国画的发展道路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1.jpg
2.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米氏“寄兴游心”和“墨戏”的绘.. [下一篇]略论米友仁及“二米"对画坛..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