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OP

略论米友仁及“二米"对画坛的影响
[ 录入者:篆刻 | 时间:2010-06-24 11:51:30 | 作者:康凯 | 来源: | 浏览:2797次 ]
    米友仁,字元晖,米芾长子,父子二人有大、小米之称。官至工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故后代又称之为米敷文。他自幼受家庭熏陶,能书善画。十九岁时即以《楚山清晓图》受徽宗赏识,蒙赐御书、画各一轴,由此而知名于世,南渡后又以书画受到高宗的优遇。他继承和发展了米芾的画法,《画继》中称:“点滴烟云,草草而成,而不失天真。”《图绘宝鉴》卷四《宋·南渡后》云其:“能传家学,作山水清致可掬,略变其父所为,成一家法。烟云变灭,林泉点缀,草草而成,不失天真,意在笔先,正是古人作画妙处。每自题其画日‘墨戏’,……”。二米所创造的“米点山水”特别适合表现江南那种“春雨初霁,江上诸山云气涨漫,冈岭出没,林树隐见”的情景,而这种以点代线的表现手法,标志着山水画创作“以简代密”的转变。在当时是一大突破,对于后代也发生相当大的影响。
    除了具体的技法上的影响之外,二米还改变了当时荆、关、董、巨的写实域风,而开始出现水墨写意和文人画的倾向。虽然王维已开文人化之端,王洽的泼墨亦似写意之源,但真正在理论和实践上将二者结合确立起来并取得一定成就的,则非米芾莫属。与他同时的苏轼也主张“神似”以反对严格的写实,所谓“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他们的这些主张为后来元代的文人画家们所继承,促进了文人画的发展。这些画家们不再像北宋画家那样写实,而是注重写意抒情,追求诗、书、画、印的有机融合,追求笔墨情趣,从而使中国画的用笔用墨本身成为一种独立的形式美,构成中国绘画的重要特色。对于二米在绘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和影响,后人张羽有诗赞曰:
    米南宫《云山图》(《居静集》卷二)
    古之画法不复见,六朝人物留遮谱;后来山水出新意,二李三王差可睹。
    洪谷之后有关荆,营丘浑雄独造古;华原处士志奇崛,余子纷纷何足数。
    郭熙平远疑有神,北苑烂漫皆天真;宣院宣和众史集,俗笔姿媚非吾伦。
    岂知南宫迥不群,一扫千古丹青尘;神间笔筒意自足,窈窕青山行白云。
    黄侯黄侯安得此,元气淋漓犹满纸;晴窗拂拭对高秋,恍惚神游华山里。
    生平画癖奈此何,为子试作云山歌;珍藏什袭子须记,世间名画今无多。
    在对众名家作出评价之后,一句“一扫千古丹青尘”已是极尽推崇赞赏之能事。虽然诗文之中不免有夸饰渲染的成分,过誉之处在所难免,但也可见前人对其评价之高,一扫千年的绘画诟病,画面笔简意足,令人耳目一新。
    当然,二米以及苏轼等不求形似的绘画思想在后代也遭致众多的非议。宋以后大批未能深入研究绘画艺术规律和技法的文人纷纷涉足绘画,他们以笔墨做游戏,其实是对绘画艺术的一种亵渎,追根寻底,与二米以及苏轼提倡的不求形似不无关系。元明两代末流画家的作品中多有这一怪现象,他们纯玩弄笔墨游戏,画面形态虽简而空,虽“逸笔草草”而乱,不合物之理。NT清代这一趋势更加泛滥,就连颇有影响的“扬州八怪”多数画家,在他们的作品中也明显地反映出这一弊病。究其原因,其根源就在于二米以及苏轼“重神轻形”理论的影响。当然,这里所说的仅仅是他们的理论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方面。从后来中国绘画的流变可以清楚地看出“文人画”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的这一理论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而具有前瞻意义的。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就是,米芾主要是以书法成名,而苏轼则是以其诗文名重当时,而非绘画,不可不察。另外苏轼的那酋诗《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中所写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边鸾雀写生,

1.jpg
2.jpg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米氏绘画美学思想对当代水墨画发.. [下一篇]取法绳理 昭德塞违——关于中国书..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